1996年 麥陳永萱

麥希真牧師/陳永萱師母

外子最近出版了自傳, 內有好些珍貴照片。
兩個月內, 不少人對我說:

『我剛讀完麥牧師的傳記,

麥師母, 你年輕時好美啊… 哎喲、現在也很美!』

於是大家尷尬地笑起來。
他們是為自己的語病尷尬,
我是為他們的尷尬而尷尬。

其實, 有何尷尬?
第一, 我曾經漂亮過, 已是非常滿足,十分榮耀。
第二 , 現在不漂亮是鐵一般的事實,六十歲的老婆婆, 還硬撐著要美?

三十九歲那年, 清晨讀經,
但見一堆蠕動的螞蟻, 趕快去找眼醫。
他微笑說:『配一副老花眼鏡就沒事啦。』

過了四十五, 頭頂開始出現銀絲,
丈夫、孩子爭著替我拔。
有一天, 猛然發覺白髮已在髮根下偷偷蔓延,
於是宣布:『不要再拔,不然頭要禿了。』

有一天, 女兒驚呼說:『媽媽,怎麼你的雙眼皮變成單眼皮了?』

我回答說:『沒辦法、眼皮鬆了, 就是這個樣子。』

外子戲謔說:『找一位整容師傅拉一下臉皮,不就恢復啦。』
兩個女兒把我推到鏡子前, 一人一邊
在額角用力拉, 嘩!活像白雪公主的後母。
永別了、美麗的雙皮眸子,
你就留在發黃的照片上讓人憑弔罷。

踏入五十, 裁縫師傅一面量身,一面告誡我說:
『麥太太, 你不能老是用衣服來遷就身體,
你該用身體來遷就衣服啊。』
謝謝他的好意, 但是我做不到。
從此旗袍與我絕緣, 穿寬寬鬆鬆的洋裝吧。

最近一次, 小孫子同坐車廂內, 他百無聊賴, 拿起我的手掌把玩。

突然發現新事物,
用食指跟拇指拈起我手背的皮問道:
『婆婆 為什麼你的手皮可以抽起來,我的不可以?』
我說:『你是小孩, 婆婆是老人家啊。』
他好奇的問:『老人家就是很老很老了?』
我說:『對啊、婆婆很老很老了。』
他一本正經說:『那你快要死了?』
啊、童言無忌, 一語道破人生!

人生是一條單行路, 不能返老還童。

許多許多年前, 我還未老的時候,
一位老人家問我:『你知道“風燭殘年”的實況嗎?

告訴你, 那就是《六年、七月、八日》。』
我莫名其妙,說:『願聞其詳。』
他說:

『人到六十歲、一年不如一年、生命以“年”算。
到了七十歲、一月不如一月、生命以“月”算。
一踏進八十歲、今天不知明天事、生命是以“日“算了。』

唉, 多悲!

婆婆公公們, 別怕, 別憂。
用《聖經》的話共勉:

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 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

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 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林後4:16-18)

心發現

2021年 麥陳永萱

今天、五月一日、是我的生日。
踏進92歲了。
人到九十歲、這個“時辰“不知下一個”時辰“發生什麼事,

生命是以“時”來算了。

我《曾經》漂亮, 是我的欣喜和滿足。
我在天父創造的世界, 兜轉了幾十年,
領略了許多的《曾經》、嘗過甜酸苦辣、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和天父的保護引領。
有一天, 天父柔聲說:『時候到了,回家罷!』
無論是以“年“算、以“月”算、以“時辰”算,
我將撇下所有的《曾經》,
歡然奔向天父的懷抱!

麥希真牧師於2021年1月26日清晨在香港安息主懷,進入天國的榮耀,享年91歲。此文是麥師母在臉書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