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

中國人喜歡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新冠疫情已經在這個世界橫行了一年有餘,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而與之抗衡的疫苗也相繼出爐。第一批投入使用的便是由輝瑞製藥研發的,據說有效率達到95%。瑞典政府把這有限的第一批疫苗用在了高危人群和醫護工作者身上,我們這裡的老年公寓也成了優先對象。

輝瑞的疫苗需要兩次注射,中間要隔三個星期。第一次注射時,我因為身體不適病休在家。等我再去上班時,因為疫苗短缺已經停止注射,結果就沒有輪到我。這時候傳來了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樓上的部門,因為一個工作人員的疏忽,幾乎把整個樓層的老人和員工全部感染了,這也間接證明,如果只注射第一次疫苗是不夠防疫的。

一時之間,人心惶惶,惴惴不安。這時候我在的那個樓層也有一個老人發燒暈倒了,檢測結果是陽性。於是我們每個人都去接受測試,結果發現其中有五個老人和三個員工被感染了。而那五個老人中除了一個老人發燒被送醫院外,其餘四個人都沒有什麼症狀,因此只需要在自己的房間裡隔離兩週。

接下來一個問題出現了,誰該去幫助這五個老人?大家都還沒來得及注射第二針,誰也不想在這三周裡被染上。看著大家為難的表情,我就對他們說:“我去吧,我沒那麼害怕。”我不知道自己這麼說是否會得罪一些人,但這確實是我內心真實的想法,正如《聖經》裡所言的:“愛裡沒有懼怕”(約翰一書4:8)。耶穌愛我,我在祂的愛裡,沒有懼怕。不是怕不怕死的問題,而是我相信凡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非偶然,因為我是祂的女兒,在祂的愛中,我可以完全交託。

接下來,只要我上班的日子裡,我幾乎都會去照顧這些病人。每次進入病患房間之前,我和其他工作人員都會穿上防護服,戴上口罩和面罩,雖說看上去有點嚇人,但被隔離的幾個人也都很理解和配合我們。感謝上帝,儘管我常常出入新冠患者的房間,但是神一直在保守我;兩個星期以後,這些患者已經解除了隔離,而我也安然無恙。

在這風聲鶴唳,災難四起的的日子裡 ,我們更當尋求耶和華神的名,並要遵守祂的典章和律例,這才是我們可以尋求祂庇護的唯一途徑。 “世上遵守耶和華典章的謙卑人哪,你們都當尋求耶和華;當尋求公義謙卑,或者在耶和華髮怒的日子可以隱藏起來。” (西番雅書 2:3) 誠然,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