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麗

我原是個無神論者,卻在1991年12月22 日受洗歸了耶穌。在此我想藉《追求雜誌》這園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信主的過程。

我們生長在紅旗下的這一代人,從小就被告知「毛主席最偉大」以及「人定勝天」的道理,因此除了崇拜毛主席外,自覺再來就是「人民」最偉大。因此,對我們來說,要相信主,首先必須相信人是被造之物,並認清人之渺小。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86年我到了美國,這是我人生一個大轉折。從一個專制極權的國家來到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從一個只能聽到一種「說教」的土地,來到了一個真正「百家爭鳴」的土地。在那裡我接觸到了一些基督徒,並參加了幾次查經班,同時閱讀了有關《到底有沒有神》之類的書籍。我開始懷疑我那些原來被灌輸的無神觀點,真的沒有神嗎?

看看宇宙之宏大,生命之奇妙,原來從沒有想過的問題開始在心裡冒出來。這麼有規律的宇宙只是偶然產生的嗎?人類這麼奇妙的生命,也只是偶然在生物的進化中產生的嗎?為什麼這世界具有對稱性: 動物,植物,人體,都具有對稱性。若按照「適者生存」的理論,不對稱的東西也不應該滅亡。人的眼睛或耳朵若有高低的情況,也應該有可以生存下來的機會。我們現在看到的動物和人類應該是不對稱的,雜亂無章,奇形怪狀的,才更符合「偶然」形成的理論。有很多東西更是奇妙,就拿人的頭髮和眼毛來說,它們都是毛髮,蛋白質的組成也應相同,但為什麼頭髮可以長三, 四尺,但是眼毛只有四, 五分?

在這一系列的思考中,我的結論是:相信宇宙和人類是被造之物,若沒有一個萬能的創造主,世界不會如此有規律;就像如果沒有一個設計師,裝配者,你把所有的汽車零件放在一起撞,最終只會得到一堆廢鋼爛鐵,而不會得到一部能開的新車。這是我認識神的第一步。

另一個問題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跟我們個人有何關係?當時我認為,神創造了世界,並賦予了這個世界一定的規律,整個世界就遵行這些規律去行,我們和造物主之間己沒有什麼關係。

可是在我自己有了一些奇妙的經歷之後,我真切感到神與我們同在,神的愛與我們同在。神以祂的大能,以不同的方式,來關懷,眷顧每一個向祂求助的人。

在約兩年前,我們全家申請移民加拿大被批准,但由於我丈夫仍在讀書,他必須留在美國完成他的博士學位,而我雖然己在美國住了大約四年的時間,但從未在北美獨立生活過。想到要一個人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加拿大,並且要負責照顧一家四口(公婆,大兒子和自己),若不能在離美前在加拿大找到工作,那簡直就像天會塌下來的可怕。於是向加拿大約十所大學發出了求職信後,我整日焦慮,不知自己這個斷了線的風箏將飄到何處?我們平時玩的風箏雖說是跟著風向飄東飄西,忽高忽低,但那一頭的線卻始終緊握在某人的手裡。此時,我卻覺得有如斷了線的風箏,前途茫茫。

就在我的焦慮中,我卻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曾有幾次,當我一個人在家時,心裡就湧出一個念頭:禱告吧。把你的需要告訴神。

我從來沒有禱告過,也不知該如何禱告,只會重覆一句話:「神啊,如果祢確實存在,並掌握我們每個人命運的話,求祢讓我在溫哥華找到一個工作。」真是奇妙,在禱告後的幾個星期,我真的收到溫哥華UBC打來的長途電話。我現在的老板在電話裡詣問了我皂一些工作情況,我們談了十多分鐘後,他就立馬給了我工作的機會。感謝神給我心裡的平安,也給我一個認識祂的機會。在獨立照顧家庭一年多的時間裡,神賜給我有信靠祂的心,使我感到平安喜樂。

寫到這裡,可能有一些人會說:「你找到了工作,因此才信了神的存在。如果你那年沒有找到工作,你又會怎樣說呢?」在這裡我想分享一個很短的故事:在一個宣揚無神論的演講中,有一個知識淵博的教授從理論上說得頭頭是道,口沫横飛。在他演講結束後,有一個不識字的老婆婆提著一籃橘子走上台,問他:「教授先生,你可知道我這籃橘子是甜的或酸的?」教授回答:「我沒吃過你的橘子,怎麼會知道它們是酸或甜?」老婆婆於是反問:「那你在心中沒有和神交通過,沒有體會過神,你怎麼知道神不存在?」

我就像這個老太太,我體會過神的存在和神的愛,因此我知道神與我們同在。只要你願打開心門,你也能體會到神的存在。在此,我祈求全能的主讓聖靈充滿我,讓我們的信永遠堅固,讓我永遠生活在神的聖潔,喜樂和平安之中。

《追求雜誌》第三期, 1992 / 2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