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秋月

十年前剛到加國時,有一個夏天的晚上我帶著孩子去公園玩。看著孩子興奮地玩著沒完沒了,我就索性在長凳上坐了下來。沒過一會一位圍著頭巾的媽媽也坐了過來,她也看著自己的孩子玩耍,於是我們就開始閒聊起來。她是從巴基斯坦來的。不知怎麼我們聊到了頭髮,她看我的髮型很好看,說真喜歡你們中國人的直髮,好羨慕。在她們國家捲髮要是拉直,費用特別昂貴。我聽著就樂了,我問她:“是嗎?那正好相反,我們中國女性其實挺喜歡捲髮,而且燙一次頭,也是貴得很!”那次聊天後,我感嘆了一番。人真是這山望著那山高,生在福中不知福。享受當下不就是幸福嗎?為啥要過自己的生活,看別人的風景?

這麼多年過去了,生活中這樣的資訊還是不斷重複上演。從燙髮染髮到整容減肥;從孕婦主動選擇剖腹生產到人工餵奶;從瘋狂服用保健品到瘋狂健身,層出不窮。這些現像如果作為個別性選擇,本是無可厚非。但一旦形成了社會風氣,互相效法,那就另當別論了。

愛美之心,人兼有之。染髮燙髮都是女性特有的生活享受。記得國內10多 年前幾乎年輕女性人人必須染髮,否則別人就嘲笑你土鱉, 跟不上時代,於是開啟了染髮時代。如今生活條件提高了,老年人除了加入染髮大軍的隊伍,還瘋狂地比拼保健品消費,人人吃保健品,互相攀比炫耀。經常看到國內的一些城市保健品營銷詐騙團伙被搗毀的報導,他們就是專門針對老年人。這些老年人瘋狂購買保健品,比誰買的多, 誰就是最大方,捨得給自己花錢,買的少的就被人嘲笑摳門。某些瘋狂服用保健品的老人們,不但被騙了財,而且輕則所服用的保健品無效,重則更傷肝傷腎。老年人年老體衰,適量地服用一些合適的健康補充品,當然是正道。但是如果成為了一股席捲地方的浪潮,必然是災殃。

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在國內的老家,那時很少有孕婦主動選擇順產,大多數都提前與醫生約好了剖腹產。原因就是她們不願意遭受慘烈的生產疼痛,而選擇剖腹產打麻藥就輕鬆多了,殊不知或許麻藥過後疼痛的時間更長。國內的有的女性產後沒有母乳,不得不選擇人工餵奶。但不幸的是,有很多女性是主動放棄母乳而刻意去選擇人工餵奶,認為這樣不但自己輕鬆,還可以把寶寶隨時託付給家人看管。同時他們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即認為母乳喂養會影響女性身材與美觀。殊不知母乳喂養於母於子都是有百利無一害。其實世上許多沒有價格的東西才是最有價值的,最珍貴的, 就如我們的陽光。空氣和水。

近幾年,很多年輕女性加入了一種流行的健身方式 – 瑜伽。許多人因此獲得了柔韌的體型和挺拔的身姿。但同時又有不少人患上了瑜伽綜合症,而這種症狀是一種不可逆的身體損害,因為瑜伽運動的許多逆行性動作,違背了人體的自身規律,會對身體造成永久性傷害。其實每個人在網上和日常生活中都可以看到或聽到很多相關信息,即世界上最安全,最有效,最經濟實惠的運動是慢跑。但是那些執著於瑜伽的女性不願意加入這個隊伍,認為太土。所以為了時尚,她們效法了這個世界,但換來的代價可能就是健康的損害。

《羅馬書》12:2 指出,“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 純全、 可喜悅的旨意。”我相信這節經文是對上述各種風氣很好的提醒。當人對個人自身價值沒有正確認知時,很容易走上效法世界的道路。我們是神尊貴的器皿,是上帝獨一無二的創造,我們的價值並不是由客觀環境,顏值體型,和穿戴裝飾所決定。我們的健康若要持久,不是單單依靠保健品或瘋狂的運動就能奏效的。更重要的是看我們的飲食起居是否在神的道中堅守前行,我們是否有一顆平安喜樂感恩的心,恐怕這才是關鍵所在。只有尊重神設下的律,人的健康才能蒙神的祝福與保守。比如人體內如果長了異物,即使小得微不足道,也疼痛難忍,必須靠手術或外力摘除。可是當婦女懷孕時, 即便肚大如鍋,不僅不疼不癢,還能正常生活工作。因此,我們要在神設立的範圍內去行事為人,我們的身心健康才能得到神更好的看顧。而一切偏離神的旨意,聽憑己意只會南轅北轍,離神的祝福越來越遠。

我曾經也在效法世界的道路上拼命奔跑。在國內工作時,無論工作多麼努力,也感覺空虛失落,於是效法別人考研,跳槽。但最終我也不明白考什麼,往哪跳。人若是只是想追逐別人,證明自己和別人一樣“上進”,證明自己沒有庸庸碌碌,在追求“成功”,其結果往往是越跑越累,越失落。當年自己就是這樣,只是閉著眼盲目跑,毫無方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實現自己的價值。到後來才明白,那時的我已被世界的價值蒙瞎了眼。感謝神,因著認識上帝,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神在我們身上的託付與計劃。過去自己追求的所謂“成功”其實只是個荒誕的概念。究竟多高的職位,多少的收入,多大的頭銜算是成功?顯然沒有標準的衡量尺度。只有我們按著上帝創造我們的價值去完成自己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成功,才是做最好的自己。

當我們清楚地認識到人的價值時,就不會去效法世界。願我們都能在上帝的啟示中認識我們的價值,識別價值與價格的不同,時時警醒,不被世界上的價格所誘惑。感謝神,我們能成為神的兒女,知道我們是什麼樣的器皿,以被主使用。

正如保羅說的:“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的。 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 2: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