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旭春

1991年1月我第一次踏上加拿大這片土地,那時相當躊躇滿志,自以為從此要大幹一番,很有些目空一切的味道。一則是因為聯繫出國比較順利,更重要的是我在國內練過氣功,達到一定的水平,有過一些靈界的經歷。所以看周圍的人多是庸碌之輩,表面上客氣應付,骨子裡卻瞧不起人。

到了加拿之後,我繼續練功不綴,幻想有一天會獲得超人的大能,並且早日羽化登仙。但是,逐漸地,我感到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控制著我,每當我練功用意念時,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壓在我的雙肩,雙臂,和前胸,而後背亦被什麼纏住,有時甚至蓋在我的頭上。雖然我自以為可以調動靈界的力量,可每次練功之後常感到噁心難受,平時也開始感到精神恍惚,注意力不能集中。那時若知是邪靈附體,非把我嚇死不可! 但我總以為是自己的功力不到家,故而更加用功,經常呼求幾個菩薩和仙人的名號,以求保佑。我還有一座觀世音像,供以頂禮膜拜。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兩個月,情況一直沒有好轉。我有點著急,就給國內那位教過我的師傅朋友求救,期望他能指點迷津。就在此時,我和一位在紐約的朋友通了電話,一聊就是四個小時。他說佛家的練功與國內的氣功大同小異,其最高境界是一樣的,但是佛家打坐的境界更高。立即,我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當即求他寄給我一些佛經,他也滿口答應。那個星期我就開始吃素,但幾天後我就受不了,不是因為想吃肉,而是精神上受到很大壓抑,感覺很難受,只好自嘲這輩子很難成佛了。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我想起了耶穌。在此之前,我也接觸過基督教,那時對耶穌的理解,以為祂不過是一個大有能力的人,就像眾多菩薩和仙人中的一位;也認為基督徒的禱告和練功一樣。所以在等待國內的師傅朋友和佛經時,我也開始像拜菩薩一樣拜耶穌。沒想到,在短短幾天內,我陷入極度的痛苦和困擾,因為我意識到耶穌的力量非常強大,並且與我過去所拜的仙佛和我體內己有的靈格格不入。這兩種力量在我體內爭戰,產生激烈衝突。我一夜又一夜地失眠,身心疲憊至極,瀕臨崩潰。

該是做抉擇的時候了!

感謝神,就在我決心接受主耶穌的那一刻,一股愛的暖流衝開了我身上所有的壓制。我感到好像被神的愛融化了一般,巨大的喜樂充滿了我的心,使我無法抑住洶湧流出的淚水。那情景就像一個被別人欺負的孩子,回到父母面前哭訴一樣。

如今我確確實實知道我是屬主的。主耶穌保守我的信心,使我能夠牢牢土心木 站立不跌倒。雖然由於過去的經歷,邪靈常常襲擾我,並且利用世界來誘惑我,以致我軟弱失敗,但是靠著那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我一次又一次地戰勝邪惡。我願意把自己奉獻給主用,並求主引導我前面的道路,使我在主裡不斷地得到造就,生命逐漸成長,並能熱心事奉主,忍耐等待,直到主耶穌再來的那一天。

《追求》1992 / 2 / 14 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