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慶哥

首先,要聲明,這不是一份教會文件。它只是個人過去在「詩城」所看到,聽到,或是部分參與的時光足跡回憶。

美國南方大學城的華人福音團體,會眾來來去去,呆上十年的少之又少。常常,新到的,強勢的弟兄,為施展抱負,對福音團體的運作常會帶來改朝換代般的變化。倘若他們知道一些過去的歷史,並且從中學習,一定會事半功倍。

作為詩城(詩塔克維爾城)華人福音團體中,唯一陪同了三十年的中文查經班(教會的前身)和十七年教會成長的阿慶,在記憶力尚末大量退化時,把它記下來。為了避免會對回憶中的弟兄姊妹造成不方便,文字中,盡量不使用真實的人名甚至於地名。

「詩城」的中文查經班成立於1976年,當時的參與者是來自大學內台灣和香港的華人學生和教師。到了1980年代,才有中國來的學生參加,當時人數並不多。 1990年以後,中文查經班祈求很久的,開始有中國背景的年輕教職人員參與同工,使查經班更加興旺。後來,中國來的弟兄姊妹慢慢成長為絕大多數,接過查經班的日常運作。

査經班的人增加了,大家想到是不是要考慮往成立教會的路上邁進?經過多方的徵詢,大家都認為得有十個以上熱心的家庭同工,才有可能。在大學城,人員流動快速,福音團體要有這麼多熱心的家庭參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中文查經班是一群對《聖經》有興趣的朋友,大家聚在一起以瞎子摸象的方式,互相分享研究基督真理的看見。雖然渴望能有一位牧者帶領,可是現實擺在當前,只能把它放在心中,一步步地朝建立教會,聘牧,建堂的路上邁進。由查經班進化到教會,先是需要足夠的熱心弟兄姊妹和家庭,足夠的金錢奉獻,才能考慮聘請牧者,然後再談建堂,那是一條漫長的路。

查經班,通常只在週五的晚上聚會,早期,人數較少的時候常使用阿慶的家;週日,成員各自回到所喜愛的教會崇拜。查經班人數增加之後,我們借用大學內「浸信會」或「美以美會」的學生中心聚會。有幾年,我們登記成為學校的學生社團,由阿慶作申請社團必須具備的指導教授,得到使用大學學生中心一些房間的申請資格。

查經班聚會查經,大家對《聖經》的瞭解有限,曾盡量邀請外來的講員協助,因而和詩城當地許多的教會,尤其是「第一浸信會」建立了良好的関係。 「第一浸信會」當時主導國際事工的兩位弟兄以及牧師都是阿慶家的好友。服務於農部的梅博士和阿慶是研究工作專長上互補的好朋友,共同發表過好幾篇科學文章。另一位班教授和我們走的更親,因為他曾多次到香港的浸信學院擔任教職,對華人極為親切,內人看待班夫人是亦師亦友。

到了1996年初,兩位詩城「笫一浸信會」負責宣教和國際事工的朋友,向我們的查經班提議,倘若查経班需要牧者,大教會願意從香港替我們安排一位,並且擔所有的費用。閒談中,班教授說,因為香港在1997年七月要回歸中國,有些神職人員想要離開而需要雇主,因而找到一位華人牧者是極其可能。當然,要大教會掏錢得師出有名,最理想的是我們成為大教會的一個Mission 組織,請我們好好地商討一下。

多年來,查經班是一個包容各種成員的圑體,當時的成員來自好幾個不同的基督教宗派背景,也有天主教的信徒。多次商討之後,為了大家的和諧,拒絕了這種聘牧的機遇。這福音團體離有專職牧者只有一句話的距離,實在是難忘的往事。

幸運的是,大教會好友們知道了查經班的立埸之後,並沒有生氣,反而更加支持,准許我們隨時使用校區旁的「友誼之家」,並且可以考慮擴大「友誼之家」的建築,如果我們覺得有需要,而提出請求的話。 2004年,有植堂經驗而充滿活力的焦弟兄來到查經班,而且慢慢地得到大家的支持成了查經班的協調人。協調人可以左右查經班的發展,在他的帶領下,查經班有了更多的家庭加入,活動也增加,開始了定期的主日崇拜。可是講道,洗禮,主餐等方面由於沒有牧者,有了不同的聲音。一件件事情在大家愛心的溝通協調下,得到圓満的解決,同時使大家想到該成立教會了。

2005年四月,在二女兒的安排下,我們去了加州,以便內人秀琪接受醫療。當年的七月十七日,「詩城」的中文查經班改成了擁有五位執事的「詩城華人基督教會」。我們雖然身在加州,對這個重大的改變並不意外。五月初,教會成立前,化療中的秀琪還親筆寫信給查經班的弟兄姊妹,介紹增長教會的八個要點文章來鼓勵大家。七月成立的教會,到了十月才在大家的努力下定訂了教會的會章,它包含了信條,使命,管理和操作等項目。

那些會章是大家收集許多華人教會的文件,再選擇適用於這個地方的,當時,阿慶也曾貢獻過値「兩分錢的」的建議。新成立的教會成員是由來自不同背景的弟兄姐妹所組成,成立了教會之後,由於執事間的看法差異,不到一個月就顯露出來,導致了分裂。阿慶認為或許那也是神的安排,由一個教會變成兩個,同在一個主下,兄弟關係,也不是不可以。

新成立的教會沒有牧者,少了一些執事同工,接下去的好多年,這福音團體幸運地得到來自基督工人中心,加州的基督之家,以及德州達福教會等機構的的大力支援,在講壇上,佈道上,得到不少的幫助。 2007年二月,感謝弟兄姐妹的愛心,辦理了秀琪的追思禮拜,幾位當年的中文查經班朋友還專程回來參加。

三月,阿慶返回詩城,繼續在教會的服事上當個小兵。大學城,華人的變動太快了,一陣子沒在,回來之後有點陌生。經過幾年的努力,詩城的華人基督教會開始有了聘牧的行動。聘牧前,像當地的韓國人教會一樣,要先購屋提供傳道人良好的居住環境。教會在2011年十月,成立了購屋委員會,阿慶也是同工之一,熱心挑選當時市場上的四楝房屋,安排會眾現場評審作出建議。可惜,沒有同心的看見。主事的弟兄在11月底搬到德州,加上貸款申請上找不到適當的擔保人,因而在當年12月中旬,教會放棄了所評審的那四間房子。

神有祂的安排,接替的執事們看上了一楝比以前更好更貴的房子。在解決了貸欵之後,順利地在2012年的六月,買下了一楝供牧者居住的房子。購屋及安排貸欵的歷程曲折,只能說,充滿神的恩典。有了房子,接著開始尋找牧者,我們觀察了數位有興趣的應徵者,文件上當然不可能找到大家都能滿意的,只好排序邀請來訪。到了2012年11月,有位和密蘇裡州「基督工人中心」有淵源的執事提出,「工人中心」願意派遣一位傳道人以「詩城」為基地,展開中心對附近地區的宣教工作。據說,當時的條件是,教會提供牧者住所及平常的一些支出,中心負擔傳道人的薪資。這種互利式的安排,執事會很快地安排,迎來了「詩城華人教會」的第一位牧者。

順便說一下,「基督工人中心」的髙牧師,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定期地來查經班傳道,他的熱心和廣東國語令人難忘。華人敎會成立初期,許多問題也常向他請教,因而他對「詩城」的華人福音工作極有負擔。說是有了第一位牧者,並不完全正確。

至於那位派駐的傳道是以「基督工人中心」的任務為首要,尤其是大學寒暑假期間,最需要牧者領導的時候,也是「工人中心」最需要人手的時刻。雖說和期待的有點落差,有,總比沒有好。會眾對這位基督工人中心的傳道,多尊稱他為教會的牧師,而平常日子,他也是盡心盡力地服侍。這位2012年11月到來的,我們認為的牧者,無預警地在2016年二月搬離。 阿慶想,或許他三年多的努力,中心沒有給他按牧,該是眾多的原因之一。因而在更好條件的吸引下異動,絕對不能怪他。事後,基督工人中心,還是很照顧我們這個敎會,常常會派講員來事奉。

更蒙福的是,那後來居上的密州首府傑克森華人教會,定期的安排傳道人來幫助週日講壇事工。 2016年暑期,教會的執事們再度啓動聘牧程序,請了一些應徵者來教會觀察。經過幾個月的努力,2017年初,接受一位即將神學院畢業的弟兄為實習牧師,期待他畢業後來事奉。沒想到這位弟兄在畢業後另作安排,使詩城華人教會的聘牧,回到起點。

經過幾年聘牧的努力,同工們收集了不少有關的資訊。聽說,地區的「南方浸信會聯會」對新的「浸信會教會」建立,在聘牧和建堂上可以大力支援。為了那個可能的補助,教會在2010年申請加入南方浸信會系統,成了浸信會之一。

阿慶為人處事的原則是自立更生,有一分錢做一分的事。不在其位 ,不謀其政,但樂觀其成。 2018年五月,教會使用了「南方浸信會聯會」的新教會聘牧三年補助方案。頭一年是牧者的全部薪資,第二年是三分之二,第三年是三分之一,第四年以後,教會要自力更生。得到這些補助,教會終於請到一位「維州」某神學院畢業的,願意委身的弟兄來傳道。更奇妙的是,這位五月份剛任職的傳道,不到兩個月,就被執事們按了牧,正式成為牧師。新到的牧師,教會還出面替他向移民局申請實習身份,在申請期間,律師交待,在得到許可前,這位弟兄不可以在教會工作,並且得保持距離,真是好事多磨。經過漫長的等待,得到移民局的通知,這所教會才有了一位真正屬於教會的牧者。

在艱苦的疫情期間,聽到許多老教會關門的訊息,有點心驚膽戰。我們這小小的詩城華人基督教會,在這兩年的疾情期間,明顯地流失了一些會眾和同工,加上中美関係緊張,華人學者學生不再大幅來到,個人的確對教會發展的前景有點擔憂。願這位牧者能發揮專長,帶領大家走出困境,並且進一步帶來教會的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