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彬老師

引言:有一首詩歌,我相信每個基督徒都非常的熟悉和喜歡,它不但歌詞感人而且旋律也有其鮮明的特色,讓人聽後難以忘懷。這就是被人譽為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讚美詩歌”《親愛主,牽我手》(Take My Hand,Precious Lord)。作者是一名美國的黑人。他一生的經歷是如此的跌沓起伏;他對福音音樂的傑出貢獻更讓他贏得了美國「福音音樂之父」之桂冠。他就是托馬斯·道塞(Thomas A. Dorsey)。下面我們就來介紹他的生平以及這首經典佳作創作背後的所發生故事。

經歷磨練脫穎而出的少年郎

1899年7月1日托馬斯·道塞(下簡稱“托馬斯”)出生在佐治亞州的維拉里加,是家中三個孩子中的長子。他的父親是當地黑人浸信會的一名牧師,因為收入頗微,有時要去附近的牧場里幹活來貼補家用;儘管如此,因為母親是教會的司琴,家裡還有一台老舊的管風琴,這在當地普通家庭裡頗為罕見。

托馬斯八歲那年,父親為了讓家人能有更好的發展機會,舉家遷移到喬治亞的首府亞特蘭大定居。但在開頭的那幾年全家人卻都因為初來乍到陷入到生存的困境之中。父親被迫放棄了原來的牧師工作,改去工廠打工;母親也成了富人家的女傭;最難過的是托馬斯,他在新學校裡因為是來自外地的鄉下而被同學們孤立和排斥,最終導致他在讀完四年級後被迫輟學。

失學那年托馬斯才12歲,又沒有任何謀生手段,因此他只能在當地的黑人聚集區裡到處遊蕩,直到他在附近的一家劇院裡找到一份賣汽水的零活才算穩定下來。可是誰也沒想到,沒過幾年這位吆喝賣汽水的窮小子居然把依附在劇場謀生的“邊際效應”“發揮”得淋漓盡致,風生水起。他不但因近水樓台巴結到劇院樂隊的鋼琴師,通過專業人士的指導點撥,大大提高了他小時候從母親那裡初學到的彈琴水平;而且還通過現場觀摩和“非正式的拜師”,從來劇場表演的歌手那裡學會了當時所流行的藍調音樂( blues Music)的入門技巧,逐漸成為同齡人中玩藍調的佼佼者。年紀尚輕卻抱負不淺的他,深知將來若要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更遠必須要積累舞台經驗;因此他無論報酬多少,盡可能地參加各種演出機會,連去家庭聚會、地下酒巴(當時處在禁酒時代)的表演機會也不放棄。

追求藍調夢想和成功的年輕人

20歲那年托馬斯懷著心中的夢想離開父母獨自一人來到當時美國藍調爵士音樂的中心城市─芝加哥,沉浸在滋潤的風城藍調之中。在那裡他的生活節奏變得非常的忙碌和辛苦。除了白天打工外,他還安排時間去「芝加哥作曲編排學院」學習相關課程,而到了晚上他又要去酒吧去彈琴。等到積累了一定理論基礎後他便開始嘗試創作藍調音樂;到21歲那年他創作的一首歌曲被正式授予版權,成為首批獲得藍調音樂版權的弄潮兒之一。

接下來更大的機會降臨到這位勤奮的年輕人身上。 1924年他有幸得到當時有“藍調之母”的黑人女歌唱家馬雷妮(Ma Rainey1886-1939)的賞識,並為與她合作組建了一支叫「夜貓」的藍調爵士樂隊,由他擔任領隊和鋼琴演奏。他們的樂隊在芝加哥變得越來越有名氣,他也因深受觀眾的喜歡而有了“喬治亞湯姆”的名號。

隨著時間的過去,托馬斯在藍調世界裡如魚得水,功成名就。他的兩首原創藍調歌曲分別由兩家知名公司錄製成了唱片,他因此躋身於芝加哥頂級藍調作曲家的行列。到了他29歲那年他與一名吉他手合作錄製的一首歌曲唱片居然賣出了700多萬張的巨量。至此他的個人奮鬥軌跡似乎也已邁入人生的頂峰階段。

試探和拯救的雙重變奏曲

雖然托馬斯在世俗名祿道路上取得瞭如此驚人的成功,但作為從小就是基督徒的他與神的關係卻變得越來越遠。於是一場試探和拯救的雙重變奏曲隨之在他身上發生。

早在1926年的一天晚上,托馬斯在舞台上表演時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一種無法控制的搖擺狀況;逐漸的他的精神狀態也變得越來越不穩定,以致發展到他完全無法正常排練、創作及上台演出的地步。看了醫生後他被診斷是患了憂鬱症,已到了即將崩潰的程度。為此他的母親專門趕來把他接回亞特蘭大老家靜養。在療養期間,母親多次建議他不要再繼續沉湎於以世俗為友的爵士音樂,而要用音樂才華去事奉神。然而,被財富和名譽迷住雙眼的托馬斯那時聽了卻完全不為所動。

過了一段時間當托馬斯的病情有所好轉,他即離開了母親回到芝加哥,繼續在娛樂圈裡去玩他的藍調。可是沒過多久,他的精神憂鬱疾病又再次復發,這次變得更加嚴重,甚至連醫生都束手無策。他本人則被疾病折磨到一度想到通過自殺來加以解脫。

當人的路走到盡頭時往往神會為他開啟一扇大門。後來托馬斯把自己這兩次的得病稱之為“上帝的干預”(God’s Interruption),目的是要把他從世俗和魔鬼的手中拉回到神的懷抱。就在他走投無路之時,有一天他的一位親戚給他介紹了當地很有名的一位“信仰治療師”哈立主督( H.H. Haley)為他治療。那天發生了一件超自然的神奇事情,導致這困擾折磨了他兩年之久的頑疾被完全醫治。

在治療中那位牧師說過的一句話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托馬斯,主有太多的工作要你去做,不會讓你去死。”他回想起早在自己21歲那年在美國黑人浸信會的年會上聽到一位著名歌手演唱《我願意,你呢?》這首讚美詩歌時心中的那份感動,希望將來有一天也能夠像她那樣成為為上帝國度唱歌的創新音樂家,只是那一刻的萌芽不久就被世俗的誘惑所撲滅,…。如今他下決心要從頭再來。

藍調福音音樂的先驅者

在經歷嚴重抑鬱症被神醫治的奇蹟之後,托馬斯開始認真思考信仰對人生的意義,加上又經歷了一位住在他樓下的基督徒鄰居的去世,由此啟發他創作了平生第一首藍調福音歌曲,取名為《如果你看到我的救世主,告訴祂你認識我》(”If You See My Savior, Tell Him That You Saw Me”)。

然而在信仰道路上從來不會有一帆風順。從1928年起托馬斯多次嘗試把自己創作的藍調福音音樂僅以10美分一首的價格賣給當地的教堂,結果還是發現沒有一家教會願意接受。因為在那個時代,即便是黑人的教會在敬拜中也只允許唱傳統風格的聖詩,甚至以能夠演唱高大上的歐洲古典名曲為榮,根本不可能接受這種被當時社會普遍認為屬於低俗藍調格調的讚美詩歌。為此托馬斯不得不一方面繼續依靠演奏世俗音樂來謀生賺錢,同時堅持自己的理想不斷去嘗試創作新的詩歌。

上帝繼續為他開門。其實托馬斯所寫的第一首藍調讚美詩歌並沒有在當地教會無人問津而被湮滅;在1930年舉行的全美黑人浸信會大會上有一位著名歌手唱了他這首詩歌,並受到全場觀眾的熱烈歡迎。儘管托馬斯本人因為沒有參加會議而對此事毫不知情,不過到了下一年就發生了當地的「埃比尼澤教會」(Ebenzer Church)主動找上門來,邀請託他來為教會組建一個合唱團。這家教會剛上任不久的第三任牧師詹姆斯·史密斯(James Smith)不但很喜歡黑人本土音樂中的創新精神,也對托馬斯的藍調詩歌情有獨鍾。因為有了這一機會,托馬斯終於可以大膽在新成立的合唱團裡推出他創作的藍調讚美歌曲。經過他精心排練後的合唱團,在教會的首次獻唱就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吸引了台下所有的觀眾;在現場負責伴奏的托馬斯也興奮得半途從鋼琴旁跳了起來,站立著完成了演奏。

在這家教會取得成功之後,當時芝加哥的第二大黑人教堂,「朝聖者教會」(Pilgrim Church)也向托馬斯伸出了雙手,聘請他來擔任音樂總監。至此他終於可以擺脫世俗的羈絆用自己全部時間來事奉上帝了。

在實踐中托馬斯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藍調福音音樂理論和風格。他認為除了歌詞外,並不存在藍調音樂和教堂傳統音樂之間的根本區別,因此可以在詩歌創作中繼續保持藍調特有的旋律和演唱特色,只不過將這種源於早期黑人奴隸“靈歌”音樂中含有的絕望、痛苦、壓抑和渴望的情緒,通過福音的注入加以改變,成為安慰、醫治、盼望和釋放的源泉,用來讚美神。同時他還認為讚美詩歌本身就是口頭佈道的補充,需要有感情的投入;因此他鼓勵自己的詩班成員在唱詩時可以通過釋放自己手腳的動作節奏來加以配合。為了推廣他的理論和實踐,他還在1932年參與創立了「芝加哥福音合唱團大會」(後改為全美福音合唱團大會),用他的理念來培訓來自全美各地的音樂家和歌手。他在「朝聖者教會」擔任音樂總監長達五十年之久,見證了這家教會發展成為衛理公會在美國東部最大的非裔教會。

妻兒雙亡打擊下寫成的詩歌

現在我們來了解這首《親愛主,牽我手》的具體創作背景。 1932年8月的一天,托馬斯準備要離家前往密西根州的聖路易斯參加一場復興大會並擔綱其中的詩歌演出。雖然這是很早前就預定好的日程安排,但在臨行前他卻變得猶豫不決,因為他知道妻子內蒂·哈珀(Nettie Harper)懷孕已快到臨盆的時間了,而且這還是他們結婚多年後的第一個愛情結晶;最後還是因為妻子的寬慰和堅持才讓他成行。可就在在聖路易斯的演出過程中,他收到了一份電報,裡面的內容是:「你的妻子剛去世」。

當托馬斯匆忙趕回芝加哥後,得知內蒂是因難產而死,但所幸的是生下了一個男孩。他的情緒一時在悲傷和喜悅之間反復徘徊。沒想到只過了數日(一說是在24小時之內),新生的嬰兒也夭折了。這兩次接踵而來的沉重打擊,讓他的精神狀態徹底面臨崩潰。在極度的悲哀中,他甚至開始懷疑和抱怨上帝,為什麼讓這樣的悲劇在他身上發生。

數日後在淒涼的氛圍之中,托馬斯的愛妻和兒子被放入在同一個棺木裡完成了安葬。辦完喪事後的那個週六,與他一起創建教會合唱團的作曲家兼歌手西奧多. 弗萊(Theodore Frye 1899-1963)為了安慰他帶他去了附近的一家音樂學校散心。在學校的一架鋼琴旁,托馬斯坐了下來;當他的手指在鋼琴琴鍵上徘徊時,一種神奇的感覺籠罩著他,他不由自主地彈出了一首完整的旋律,同時一段段發自肺腑的感人歌詞也從他的口中喃喃而出。就這樣一首著名的經典之作《親愛主,牽我手》誕生了。

詩歌的意象和屬靈的亮光

詩歌的英文原作有三節,而我們中文所唱的只有二節。中文歌詞如下:

「親愛主,牽我手,建立我,領我走;我疲倦,我軟弱,我苦愁;

經風暴,過黑夜,求領我,進光明;親愛主,牽我手,到天庭。」

「我道路,雖淒涼,主臨近,慰憂傷;我在世,快打完,美好仗;

聽我求,聽我禱,牽我手,防跌倒;親愛主,牽我手,常引導。」

我們也許可以突破上述中文歌詞的局限,通過還原詩歌原作的直譯以及寫作背景來解析其中的意象和亮光。

在詩歌的第一節作者首先展現的是自己在同時失去兩個至親後的心靈困境,他如同是獨自在一片洶湧澎湃的汪洋大海中苦苦掙扎,因此急切地向神呼救:“親愛的主啊,(求你)握著我的手帶我前行,”因為“我疲憊,我軟弱,我孤獨”;求主帶著我,“穿過眼前的暴風雨和黑夜,把我引向光明”,“牽著我的手,引領我回家!”

來到了詩歌的第二節,作者描繪的似乎是當自己深陷在死蔭幽谷時所發生的意象,“當我的前程變得如此幽暗時,“親愛的主就在我的身旁”;“當我看不清前面的道路時,主傾聽我的哭泣,回應我的呼喚,緊握住我的手,免得我跌倒”;“親愛的主啊,牽著我的手,引領我回家! ”

接著詩歌進入到第三節,此刻的時間點已經到了晚上,“夜色漸暗,夜幕降臨了,一天已經過去,不再复返”;此時的作者已經度過了大海的狂風暴雨(第一節),也終於走出了死蔭幽谷(第二節),如今已經抵達生命之河的彼岸,“站立在河邊”,而主的手自始至終一直在“牽著他手,指引他的每一個腳步”,“引領我回家”。

全詩每一節的最後都是以“牽著我的手,親愛的主,引領我回家”結束(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 Lead me home);這是整首詩歌發出的最強音,反映了作者心中懇切的呼求和強烈的盼望。這盼望已超越了作者身處的境況,與永恆直接相連!

《親愛主,牽我手》這首詩歌不但幫助托馬斯本人走出因妻兒雙亡帶來的陰影,在發表後也激勵了無數像他一樣掙扎在痛苦絕望邊緣上的人,給他們帶來了心靈的極大慰藉和平安,並且引導他們思考生命的意義和歸宿,從而把目光轉向神,求主牽著他們的手度過眼前的艱難坎坷,走向光明的未來。

一生事奉帶來的榮耀和冠冕

托馬斯的一生寫了一千多福音歌曲,其中影響最大就是這首《親愛主,牽我手》。它被翻譯成數十種不同的語言,深受各國民眾的喜愛。人們經常把它與另一首著名詩歌《奇異恩典》相提並論,甚至還有聖詩評論家把這首詩歌評價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福音歌曲”。

托馬斯他對藍調福音音樂的貢獻也無人能及。劍橋的「藍調和福音音樂之友」組織稱他實際上“定義了”這一音樂體裁。他對推動美國福音音樂發展所產生的重大影響,甚至讓他贏得了「福音音樂之父」之桂冠。不僅如此,他對藍調福音音樂的傑出貢獻甚至還影響了整個美國音樂世界,帶動了20世紀和21世紀前10年美國所有的主流音樂的變革。著名藍調評論家吉姆·奧尼爾(Jim O‘Neal)甚至將他與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藍調作曲家W·C·漢迪(W.C.Handy)相提並論。他也因此成為第一位入選「納什維爾作曲家名人堂」(Nashville Songwriters Hall of Fame)和「福音音樂協會名人堂」的非洲裔音樂家。

托馬斯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福音音樂事奉,上帝也一直眷顧著他。在髮妻內蒂去世九年後的一天,托馬斯在教會裡遇見了一名叫凱瑟琳·莫斯利的女士。當在人群裡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就認定“那將是我的妻子”。接下來當凱瑟琳正在車站等Bus時,他走上前去對她說,“我送你回家,…”。倆人在1941年結婚,婚後育有兩個孩子,家庭生活幸福美滿。

托馬斯出生於十九世紀的最後一年卻一直活到二十世紀末的1993年,享年94歲的高齡。臨去世前的那一刻,他還在用當時流行的“隨身聽”聆聽讚美詩歌。在美好的音樂陪伴下,這位寫下《親愛主,牽我手》的作者終於像他詩歌中所寫的那樣,由他親愛的主耶穌親手引領著,回到了天上美麗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