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大衛醫生

新的冠狀病毒傳染病自去年底爆發至今—年多了。疫情席捲了全球,確診的患者人數己超過一億,因此病而致死的人數也己達二百三十萬。隔離防堵,其限制措施無所不極。

更雪上加霜的是,該病毒十分狡猾,正在不斷發生突變而形成新的變種。根據病毒變異追踪平台“ NextsTrain”公佈的最新數據,停止一月為止,除了英國,南非,巴西出現的新冠狀病毒變異病毒株之外,全球共出現了超過3931種的變異病毒基因型。軸地圖,以及其他各地採樣的病毒株分折可以發現,這些毒株間有著清楚的遺傳關係,並且數量每天都在增加之中。而且人們可以透過這些基因分析可以了解疫情與病毒進化之間的關係,但對病毒傳播的時間和地理因素的認知還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

以上數據平均值顯示,如今全球各地的上述己知變異病毒株的數量正在增加,其中最明顯的是巴西(501Y.V3),和南非(501Y.V2),及英國(501Y.V1)這一種(從上10個月就開始減少,;廣東病毒株型(19B)則還有少量踪跡。)機構,包含巴塞爾大學生物中心,馬克斯·普朗克發展生物學研究所(MPIDB),福瑞德哈金森腫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美國國家衛生院(NIH) ,歐洲研究委員會(ERC)與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等。不過可幸的是,目前所應用的疫苗對預防這些主要的變異株還有效力。甚至將來真的出現能夠抵抗,耐受現有疫苗的變異株,醫學家也可以快速研發出針對這些新變異株的疫苗。

人類對新冠狀病毒病的鬥爭是一場持久戰。現在正處在攻堅階階。我們有理由相信,邪永遠勝不了正。我們有神的幫助,保守和同在,最後的勝利一定是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