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蓮

未信主之前,我基本沒有什麼信仰,時而迷信菩薩觀音,時而相信老天安排。回想沒有主的日子,真是覺得可怕,內心空虛,整日猶如行屍走肉一樣忙著為生活而打拼。歡樂亦然,悲傷亦然,痛苦亦然,找不到源頭,也找不到盡頭。當初對主耶穌和基督教的認識完全來自電視,對於那麼多人皈依在主耶穌之下不以為然,只是覺得那些人只是為了排解心中苦悶尋找的另一個救世主而已。在中國這樣一個傳統的國家裡,佛教和共產意識已佔據主流,平常完全接收不到基督的福音。再加上深圳是如此一個浮躁的城市,所有的人都在為生活、事業、成就、財富而拼搏忙碌,更加沒有時間去追求精神上的福音了。今天想到這些,真是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多人怎能心中無主而生活。

如今信了主,倒是覺得我信主的過程完全是蒙主對我的愛,在主的帶領下一步一步靠近主、認識主、委身於主,最終信主、愛主。結婚前,我先生已拿到加拿大技術移民簽証。經過幾年的來來回回,最終女兒出生在這片基督的熱土,我們一家也就跟主建立了聯繫。2007年在主的安排下,國內有朋友有東西轉交給安琪姐妹,通過這樣一個機會認識了安琪。當時在加拿大的生活痛苦,心中一直困苦,苦求菩薩也一直得不到解脫。小住在安琪家,她講述了她以前也很迷信菩薩、觀音,但多年來都得不到心靈上的真正平安。我與她很有同感,我覺得信仰是自由的,信仰只是人們對心靈上平安的追求。但為什麼大家都無法得到真正的心靈平安呢?出於好奇,我就跟著安琪去教會,試圖去尋找心靈的平安。

初去教會的動因主要是認識多些人,讓自己的生活豐富起來,排解心中的孤獨和苦悶。果然,到了教會給我一種回到家的感覺。在離家這麼遙遠的地方,我終於能找到一個家的喜悅心情。很快我就喜歡我們的教會了。但那個時候只是覺得在加拿大太悶了,這裡很熱鬧。在教會崇拜時,把心中的苦悶通過唱詩歌抒發出來,後來也學會禱告,向天父講話,講出心中所需,心中所求。僅管很多禱告的事都得到了應許,但總覺得這些都是巧合。通過幾個月的教會崇拜和學習,在眾弟兄姊妹,尤其師母的幫助下,我堅持了差不多兩期的主日學課程,逐漸對主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隨著心中問題的一一解決,我慢慢開始信靠主了。

從開始信靠主後,我就向天父求在人看來是難成的事。弟兄姊妹說在天父面前,沒有難成的事。我就向天父禱告改變我先生的心,讓他與我和女兒一起在溫哥華生活。一個很好的機會,就是我先生把女兒從中國送回來溫哥華給我,但他準備呆10天就回深圳繼續他的事業。我就把他帶到教會,來到天父面前。他也很喜歡教會的生活,回程的機票一改再改,改到不能再改。機票到期了,他也決定不走了。我喜出望外,我想,天父真的聽我的祈禱,太感謝主了。但好景不長,國內公司的股東們一封接一封的郵件來催促他回去。我看他整日不安,也不願以後的日子都這樣令他難受,因為他總要跟國內有個交待,不然也是不負責任,於是我也同意了他先回去把工作交接和結束他的生意。於是,他就一個人回去了,以後的日子怎樣,誰也沒有把握。但感謝主,通過他在這裡三個月的教會生活和對神話語的認識,主讓他明白家庭是不能分開的,他也更加確定要回到我們身邊。

他回國後一直非常忙,家裡的電腦壞了也沒空修。十二天後終於把電腦修好,能通過網絡視頻看到女兒了。女兒也很多天沒見到爸爸了,女兒一見到爸爸就要他抱,但怎麼爸爸抱不到她呢。女兒就哭著一定要爸爸抱,我就跟女兒說,爸爸很想你,但爸爸抱不了,不懂事的女兒就使勁哭。爸爸看著女兒也很想抱,一家人相隔著屏幕痛哭起來,簡直就是電影裡生離死別的場面。這時候的他馬上想回到溫哥華我們母女身邊。這真是主的恩典,使他的心改變。這裡的生活對他來說要從頭開始,放棄國內的事業對他來說更是他不願意的,我也不希望他後悔時來責備我,也希望主讓他經歷主,甘心情願地回到我們身邊。我也是抱著主必將帶他回來的信心,每天禱告,教會也為我們禱告,我自己一個人帶著女兒在這裡生活了半年多。雖然平時有很多兄弟姊妹的關心,但人總有軟弱、身體不適的時候,總不及丈夫在身邊的關心和照顧。半年過後,我們終於回去與家人過春節。盼望已久的日子來了,年三十晚,我姐和她女兒、我先生一同來香港機場接我們。

一見面,我就問他決定得怎麼樣。他說先什麼都別想,你累了,先休息好再說。聽他的口氣,我就知道魔鬼在他身上做工作了,而我卻什麼都做不了,誰能說服他呢?我只能求天父,不斷禱告,讓他能回到天父的面前,一定回到溫哥華,才能真正回到天父身邊,做新造的人,因為在先生工作的環境很難讓他安靜下來思考,信主就更難了。天父再次聽我的禱告。他父親也發話,催促他要與我們一起回來,一家人一起生活;還有他以前的老上司,也勸他要與家人一起。他老上司的生活經歷對他觸動很大。感謝神,我先生在很短的時間裡做出了決定,他說服了公司其他股東,準備離開公司。股東們都捨不得他離開,反而對我做了很多勸解工作。當說到公司非常需要他的時候,天父賜我智慧,我說世界沒有他也能轉,公司沒有他也可以正常運作,但我們家沒有了他就不成為一個完整的家了;而且如果父親不在身邊,對小孩的成長無論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都不健康,小孩可能會有某些缺陷。說到這點股東們也都無語了。我想這些都是主的安排,是主對我們的愛感化了所有的人,使我們一家團聚。

先生結束了國內的生意後,同我們一起回加拿大。又一個難關擺在我們面前,那就是他能否長期留在我們身邊。因為他在5年內只住了7個月,已經違反了移民條例,而上次已經被列入黑名單。移民官完全有理由給他一張限期離境的驅逐令。一旦是這樣,那麼他國內公司股份也轉讓了,又無法長期留在我們身邊,那麼兩頭都不到岸。我們在飛機上就不斷向主禱告,祈求主保守我們一家人能團聚,並能順利通過移民局這一關。我們在出發之前已經做了很多準備工作,如委托房產買賣公証、轉讓公司股份公証、求情信等。下了飛機,我們都非常緊張,到了入境處我們特意排在一個少數族裔移民官的隊列中,希望不受刁難。誰知道排隊到一半,那個移民官就去了洗手間。於是被迫去面對一個白人女移民官,她表情非常嚴肅。先生說怎麼辦?我說一切讓天父去安排吧。感謝主,出奇的順利,所有帶的資料都沒用上,只簡單問了幾個問題就讓我們過了。當時我們忍住了心中按捺不住的喜悅,默默地在心裏感謝天父。

認識主不到一年,神一直與我們同在。面對很多的困難和問題,主讓我什麼都不懼怕。主給了我力量,給我支持。讓我們家庭團聚,讓我的先生脫離了魔鬼的誘惑回到主的身邊,我們一回來就參加了恩愛夫妻營,在我先生回國前已經作了決志禱告,但他這次回來還需要再上一些課,穩固基礎,爭取下一次參加洗禮,我也希望我們的家稱為神所祝福的基督化的家,讓孩子從小在這樣好的環境中成長,從小可以認識神。神是多麼愛我們,甚至讓祂的獨生子為了我們這些罪人而釘在十字架上,用祂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主是何等偉大,祂不是為了自己的親人或是朋友奉獻自己的生命,而是為了我們這些根本不配的人、不信祂的人、甚至毒害祂的人而甘願犧牲自己,來洗淨我們這些罪人所有的過犯。我深知信主不是為了解決生活上的困難和問題,而是要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主,服侍主,報答主愛,讓自己能在主裡感受到他的愛,回應他的愛。

我真正認識了主,我崇拜主、贊美主。我願將自己的身體和靈魂,一切的一切交托在主的手中,讓主帶領和保守我和我的家庭。我必一生尊崇主的旨意,永遠愛祂。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