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秋月

今年二月份兒子過了三歲生日,想著他三歲了應該學習如何過集體生活,如何和小朋友一起玩,學學英語準備上預備學前班,因此就趕緊落實了幼兒園,準備三月份開學。

為著兒子這次新的旅程,我還特意給他買了不少行頭,外加一個小書包,儘管其實根本也沒有什麼要背的。看著兒子背著小書包興奮得意的樣子,心中一陣感概。因著神的恩典,兒子健康快樂地天天茁壯成長,也一天比一天淘。自從學會走路和跑步,不知破壞了家中多少東西,小腦袋上的包也是此起彼伏。有時感嘆,你看小時候多放心,不會走時,爬得再遠也在低處,在有限的空間折騰。不會爬的時候坐在哪都是“安分守己”,我可以放心地去做家務。至於在更小的時候連翻個身都不會,一夜睡在床沿邊我都能安然入睡,不用擔心掉床。可現在長大了,活動空間倍增,每天會時時刻刻操心。哎,這要是不長大該多好啊。

回頭想想,孩子小時候我盼著他長大,盼著他幾個月會翻身,會坐,會爬,會走,會跑, 會說話。孩子不會站立時,一旦哭鬧,我只好一隻胳膊夾著孩子,一隻胳膊幹活。似乎迫不及待地等著孩子長大的一天, 沒有從心底完全地享受孩子成長的每一天,自己的心態時還常被孩子的表現所左右。現在孩子長大了,應該是盼望實現了,為何嘆息聲又返回來了?這不是人性的罪嗎?這難道不是我沒有做到凡事謝恩嗎?如果我凡事謝恩,不管在孩子成長的哪個階段,每一天的哪種表現,我都會滿懷喜樂。但如果做不到凡事謝恩, 只看重環境,鬧個人情緒,結果只有埋怨。而埋怨是不敬畏神的最大表現之一,因為那代表著我們對神給我們安排的生活不滿意。

在過去幾年中,我時常羨慕那些在家辦公的人。第一,他們的職位可能比較高,屬於比較成功的職場人士。在我們單位能在家辦公的基本都是管理層。第二,在家辦公免去了披星戴月,起早貪黑的辛勞。休息時可以端一杯香噴噴的咖啡,站在窗前遠眺賞花,賞景,好一番愜意。到如今隨著一場瘟疫橫掃全球,平生第一次我也可以在家辦公了。可兩週過去了,不知道別人有多喜歡在家辦公,而我卻是是憋屈得難受。平時在辦公室上班,安靜,狀態好,效率高,打印和掃描文件也方便。每天都衣著整潔,出出入入樓上樓下,看著同事來來往往,感覺到我在工作。每天還有兩次中間休息,下樓在大院裡散散步,心清氣爽。而現在在家上班,我每天不修邊幅,沒有上下班的往返過程,沒有很規律的生活,沒有同事間的溝通,偶爾上下打量自己,看上去似乎更像一個需要幹點工作的家庭主婦。加上不是所有工作都能在家裡完成,耳畔還時常傳來孩子們的嬉鬧聲,所以反倒十分懷念在辦公室工作的時光。

你看,這就是人性,總是不能享受自己已有的,總是盼望自己沒有的。這樣的心態何以感恩,何以喜樂?在這場瘟疫中,如果沒有凡事謝恩,常常喜樂,不知道我們的心和靈裡會出現怎樣的疲勞與荒蕪。此時惟有〈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6-18節能堅固我的心:“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只有神這樣帶著能力的話語才能賜下平安與警醒。我們只有凡事謝恩,才能常常喜樂,但只有借助禱告才能有這樣的果效與生命。如果沒有禱告,只能被世俗的生活所捆綁,無法立定心志。如果沒有禱告,我們也無法獲取從耶和華而來的幫助,靈裡做不到凡事謝恩,就會時常抱怨,一旦怨言滿腹,何談常常喜樂?

因為這場瘟疫,老百姓都居家禁足。一家老人,大人,小孩全都蝸居家中,缺少活動,沒有外出,改變了正常的生活秩序,所有人的情緒都沒有疏通的渠道。加上日益嚴重的疫情,每個人都或多或少有緊張與擔心,煩躁,不安的心理會越來越凸出。於是乎,一些還沒有信主的老人們感嘆,這是啥年頭,一輩子都沒見過,咋讓咱們就趕上了,這是啥命啊!你看,在苦難面前,如果人沒有信仰真的感覺自己就是一棵孤草,拼盡全力也是驚慌失措,夜不能寐。但是如果有從神而來的平安,我們只需管好我們自己,做好個人的防疫工作,其他的交給神。主權在神,明天不在我們的手中。不要為明天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我平常很少看電視,最近每天看看新聞,了解一下疫情。 前幾天看到阿省省長Jason Kenny 在電視上講話,我們都看到他一下子消瘦了那麼多,滿臉憔悴。看看加拿大年輕的總理,今年的他是多麼的不易,妻子感染,自己帶著三個孩子隔離,在家既要辦公,管理危機中的國家,還要又當爹又當媽地管理孩子們的飲食起居。加拿大老百姓都看到了這位年輕的總理,不管鬍子變白了沒有,但真的滄桑了。我們單位AHS 的高層領導每天為員工發郵件或錄像,提供每天的數據與實況。這些領導從疫情開始就從來沒有過星期天,每天都在加班開會,CEO那一臉的疲憊已經無需言語表達她工作有多麼的辛勞。再看看我們奮鬥在一線的醫生,護士,前期一直沒有良好的個人防護裝置,看著他們穿著雨衣,戴著比浴帽還薄的醫護帽,真讓人心疼。他們每一天的工作都是一個戰場。而看看我們自己,有神依然保守的工作,有充足的供應,在家都依然能辦公,養家糊口,並在肆虐的疫情中享受安康平靜,沒有險情,沒有重大的工作壓力,為何還要心生不快,壓抑徬徨,苦悶怨恨?

其實當前我們失去的不就是自由的行動,自由的交往嗎?在這樣的全球災難中,我們這點損失又算得了什麼?至少我們還活著,有生命,有健康,還有什麼值得無病呻吟呢?我們被禁足在安逸而溫暖的家庭生活中,比起這些國家及機構的領導人的壓力,醫護人員的壓力,我們只能感恩;有他們在前面夜以繼日地為老百姓爭戰,服務,我們就像是溫室之花一樣,足不出戶,還要感到委屈嗎?我們應該先獻上感恩。感謝神先保守我們的生命,我們還在這場瘟疫中活著。為著這些恩典,我們就值得常常喜樂。

現在沒有人知道這場瘟疫還要持續多久,但我相信它終究將要過去。就像一首詩歌《眼光》中所唱的:“不管天有多黑,星星還在夜裡閃亮, 不管夜有多長,黎明早已在那頭盼望, 不管山有多高,信心的歌把它踏在腳下,不管路有多遠,心中有愛仍然可以走到雲端。”願我們在這個全世界又大又難的苦難中,告別恐懼,愁苦,每天都能在盼望中度過。每天從禱告開始,凡事謝恩,常常喜樂。主啊,我願意獻上我的禱告,求祢在天上垂聽:

“慈愛的天父,感謝祢在創世之初就揀選了我,賜予我生命。感謝祢在瘟疫中保守我們全家老少的平安,健康。 在這樣苦難的世界中,我們願意先來到祢的面前認罪悔改,求祢來止息瘟疫,因為祢在經上有應許,“ 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歷代志下7:14)”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求祢在這場瘟疫中,軟化世人的心,閉門思過,深刻反思我們在地上的作為,我們作為地上的管家所應擔負的責任,重新省察我們與神的關係。不要讓我們白白經​​歷這場苦難,讓我們學習該學的功課。不管這場橫掃全球的瘟疫會持續多久,求祢都能賜下平安在我們的心中,讓我們做我們應盡的份,做好充分謹慎的個人防護,對個人,家庭,社區負責。我們不知道明天將會怎樣,但我們相信祢掌管明天。求祢在我們禁足的每一天,聖靈賜下感動,讓我們多多的讀經,禱告,與祢親近,從祢那裡得力量,變剛強,帶著榮耀的盼望度過每一天。就如保羅所說:“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祈求,阿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