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大衛

我們在形容對某些人不了解時常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者,我知、天知、地知;自己知,他人不知,人面獸心,等等。我們也常看到報導說,某某名人心中的秘密將隨著他的死永遠帶入墳墓,無人知曉。這就是說思想或思維這種動物體不知有沒有,或只在人類才有的最高級最複雜的生命活動,是十分難被分析和了解的。人類所擁有的最高級最發達的高級大腦皮層的思維與分析活動是人與動物的根本區別之一。警察用測謊器去檢測一個人是否說謊,靠的是測量被測者對所問問題的反應,如心跳、脈搏等動態變化轉化成的曲線去分析估計這人是否說謊了,而不是真正地檢查到此人有說謊的動機及想法。

有何辦法可以看穿人的思想呢?這個題目乍出來會令人嚇一大跳,似乎是天方夜譚。但想想看,古代人們看到鳥可以飛,幻想有一天也能飛上天空,現在不是每天都有飛機載人滿天飛嗎?從前人們夜觀天空,看到滿天星斗,心曠神怡,想到星際飛行,現在不是已經實現人類登月?將來人去火星旅行的夢想已是指日可待了。

我們能夠想像到可以通過無線手機和視屏看到遠方的朋友,並與之談話嗎?現在裝一個視頻就可以辦到。過去曾經被認為是天方夜譚的很多夢想,現在已不斷實現。為何探索去試圖看到人們的思想會做不到呢?的確,人的思想看不見,摸不著;即使思想的人自己常剛想到一個主意,一不小心或分心,卻怎樣也記不起來。可以說思想有時瞬間即逝,旁人想捕捉一個人思想,並記錄和宣示出來,不是難上加難嗎?

世界上總是會有一些喜歡首先嚐嚐螃蟹滋味的人。現在有一群在日本東京的科學家就決心攻克這個世界難題。他們認為,人有思想,就會有伴隨及支持思維活動的物理及化活學活動出現在人體內。其中一些物理化學活動,例如腦電波活動及腦細胞核磁活動變化,只要認真詳細分析與人類思想活動有關的腦電波及核磁活動,就會像我們現在完全解讀了DNA遺傳密碼,翻譯了所有人類基因的DNA排列順序一樣,將人類的思想解碼,從而理解人的思維。

談到腦電波,大家可能吃驚地問,人體有電嗎?人體是一個導電體,只要活著,就有電流在人體流動。儘管有報導說有個別有特異功能者可以像電鰻魚一樣放出高壓電擊傷其他生物,絕大部份人身體僅有微弱的電流,甚至自己都無法感覺出來。這種人體生物電常被測知是在機體器官活動時,通過放在身體適當部位的小電極而測知,當機體電子由負極跑到正極時,便出現電流。將這些不同部份的電流隨著時間的變化記錄起來成為一條條曲線,被稱為電波;將這些波記錄下來,印在標準紙表上便成了電波圖,最常見的電波圖有記錄心臟活動的心電圖,記錄肌肉活動的肌電圖和記錄腦部活動叫腦電圖。神經細胞通過這些電流互相聯繫就發出指令指揮心肌細胞或肌肉細包運動,神經細胞纖維之間的接頭或神經末稍與肌肉的接頭叫突觸。在神經指令通過電流傳達到時便會釋放某種化合物如乙酯膽鹼作為介質,再將指令傳到到被指揮的器官而實現全身活動的協調。在腦活動時,腦不同組織細胞的核磁會發生變化,通過核磁共振掃描(MRI)便會測知腦核磁變化的結果,並記錄成核磁共振的圖譜。

現在腦電圖及腦核磁共振掃描,以及腦血流圖已被廣泛應用於認識大腦的功能活動,診斷腦外傷、腦腫瘤、腦出血、栓塞、血管病變等與腦有關的疾病。將病人的腦核磁共振圖、腦電波、腦血流圖與正常人比較,便可知道患者是否有病或有傷,結合X光及斷層掃描(CT)便可進行診斷。腦電波還可用來診斷如癲癇、精神病等病症。

要明白何以一條條線的電波曲線及核磁共振圖象解讀為可見的思維,我們要先明白一個所謂信息轉換,信息傳播及信息還原的概念。一個視像會議中,我們的講話和形像能夠被傳到遠方被各方參加會議者看見和聽見,只需有一個裝置或探頭將我們的面貌、動作、聲音攝錄下來,轉化為電磁波,由電磁波轉送站或光籤一站站傳播出去,而接受的對方也有一個裝置,將這些電磁波又還原成影像及聲音播放出來。這樣所有參加會議者遠隔十萬八千里,仍可像親臨其境一樣,面對面開會。最古老的唱機原理也類似。美國大發明家愛迪生發明了世界上第一架唱機,方法就是叫他太太瑪莉對著唱機喇叭唱歌,歌聲通過空氣傳播使唱機的接受膜發生機械性振動並使與之連結的唱機頭上的針隨著振動,並在唱片上刻下深淺凹凸不平的紋,而制成了世界上第一張唱片,記下了瑪莉美妙的歌聲。只要將唱機探頭上的針接觸唱片上的線紋,開動使唱片轉動,記錄在唱片上的歌聲又通過針頭的移動帶動唱機的膜震動,而將聲音還原出來送入聽眾的耳朵。

那麼那些聰明的日本科學家準備如何實現透過腦掃描看到人的思想的天方夜譚似夢想呢?按照這個團體的領導人YuKiyasu Kamitani在最近一期美國一個名為“神經元”的雜誌中介紹,有五個研究機構與這項研究。Kamitani所領導的小組負責用一台醫學腦掃描機去檢測人大腦視丘部份的活動模式。他們請來兩個志願試驗者看400個不同幾何形狀及顏色(黑,白,灰)的圖形或字母紙片,並同時進行腦掃描及腦波圖測定並記錄下來。他們設計了一個電腦程式,能夠將這些記錄下來的腦掃描的磁核共振和電波變化一一轉化為相應的圖形和字母,在電腦屏幕上顯示出來。儘管展示出來的圖像或字母與原來給志願者看的比較模糊不清,但基本上可以分辨出是什麼圖形和字母。通過這個實驗,他們首次實現了將志願者看到的東西通過測定大腦的掃描及電波圖像重現出來。這是十分令人興奮的結果。只要不斷進行改進測試方法,完善電腦復原程式,我們就可以看到大腦更複雜的各種活動。

他們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去解決如何將志願者的思想轉化為視像或聲音,讓觀察者可看到和聽到。他們此目的是了解人大腦主觀的經驗和夢想是如何在大腦中表現,又如何可以還原出來。這項技術的發展將會有廣泛的應用。如我們可以通過掃描知道聾啞人需要什麼,可以還原人的夢景,可以了解不能說話但有意識的病人的需要,這項研究對解決很多精神病的病因及治療會有極大幫助。然而,目前的研究僅先向著透視人的思維活動的萬里長征中的第一小步。

人的思維活動的研究是目前醫學研究的尖端中的尖端。我們想什麼,如果不告訴別人,別人不知道,但我們至高無上,無所不能的神會知道。神每次都會透視我們的心靈,我們會有心靈上的痛苦,我們會有疾病,我們有美好的願望,愛我們的神知道我們的要求。只要我們願意接受神,與祂交通,將一切放在禱告中,神會保守我們,與我們同在。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