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去年冬天雖然是暖冬,但出外仍需要穿上保暖的羽絨服。天冷時我經常輪換著穿兩件漂亮的波司登羽絨服。波司登是國內口碑最好,首屈一指的羽絨服品牌。這兩件羽絨服是我回國探親時爸爸送給我的愛心禮物,一件是淺灰色的,一件是軍綠色的;看上去無論造型款式都別具一格,令人耳目一新,真不愧是名牌,我打心眼著實喜歡。

那段時間裡我先穿髒了淺灰色的羽絨服,接著又穿髒了軍綠色的羽絨服,還沒來得及加以清洗,又要忙於為搬家看房子。可沒有想到一下子就與房東約上了時間,要及時清洗羽絨服就來不及了。因為羽絨服雖然可以在洗衣機裡洗濯,但不可用乾衣機烘乾,要把羽絨服晾乾是需時間的。與房東面談,留下第一美好印像是至關重要的,穿著至少也要大方乾淨。所以,到了晚上我為第二天見房東穿什麼衣服徹夜忐忑不安,輾轉反側,於是迫切禱告,將重擔交託給神,求神帶領。

第二天中午一點鐘,主內好姊妹Sandy熱情地帶我去見房東。坐在車內,我依然抑鬱寡歡;羽絨服上的斑斑油跡,使我不但失去自信,更失去應有的喜樂。車行半路,突然降下瓢潑大雨,我心裡更是雪上加霜。本來心裡就不快樂,主啊,為什麼這個時候又下大雨?我的心變得更加急躁不安,簡直可以用心急如焚來形容。

三分鐘以後,我們到達房東家門口。當時Sandy和我都沒有帶傘,我們從車裡出來,一溜小跑來到屋門口。即使這樣我也淋得像落湯雞,把羽絨服都弄濕了。這時候我驚奇地發現羽絨服因為浸了雨水,居然已看不見任何痕跡了。出人意外的平安喜樂立刻充滿我身心,我重拾起初失落的自信,知道神已經傾聽我的禱告,應允了我的呼求。

接下來與房東談笑風生面談15分鐘,相見恨晚,雙方很快簽了合約。感謝主,沒過多久我們就順利地喬遷新居。

我和Judy姊妹是在溫哥華伯大尼之家認識的,相識僅僅一個星期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非常投緣,就像舊約聖經中大衛和約拿單的友誼一樣。此事過了一個月後,她也考慮要換房了,因此要徹底清潔現在的住房,爭取賣個好價格。於是她就邀我幫她清潔打理舊房子,還說要每小時付我25元加幣。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她親自開車接我去她家。她家二個居室的房間不大,但凌亂不堪。我們先是清潔衛生間,然後廚房,臥室,陽台,前後足足花了四個小時才完工。這時我早已飢腸轆轆了。 Judy要付給我一張百元大鈔,我執意不收;可她執意不肯,兩人相執不下,最後我不得不收下了。

接下來她請我去附近的餐廳吃飯。該餐廳是以海南雞飯,咖哩牛腩,乾炒牛河,乾煸四季豆聞名遐邇。 Judy就點了這四樣,我們一起吃得不亦樂乎。 Judy在飯局上侃侃而談,前夫怎樣四次出軌,她怎樣一次次饒恕,又怎樣一次次再被傷害,直到最後離婚。接著又談起她離婚後怎樣自強不息,在溫哥華市區開了一家高科技的美容店。

“親愛的姊妹,”我對Judy說:“你的美容店將來生意會很興隆的,上帝祝福你,未來不是你四處找顧客,而是顧客來找你!”

我的話音剛落,Judy放在飯桌上的手機鈴聲大作。她從容地拿起手機,和對方談了三五分鐘,就放下電話。我問她談了什麼,Judy興高采烈地對我說:“剛才這個打來電話的人是陌生人,她找到我,預約明天早上來我店裡做美容。”我先是目瞪口呆,接著與Judy一起會心地笑了。神的恩典在愛祂的人身上,是如此地彰顯。不是我們先愛神,而是祂先愛我們,此話何等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