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

去年跨年的時候我問一位交往多年的外交官朋友,他2020年的新年期許是什麼?他回答說: 「希望來年世界更太平,中國更發展,人民更幸福。」

誰知2020年新年伊始,一場大瘟疫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曾經一度在網上盛傳的「武漢少女日記」,就是在冠狀病毒肆虐下的武漢,一個普通家庭悲慘遭遇的縮影。在短短的幾十天內,新冠病毒分別奪去了她的媽媽、舅舅、爸爸的生命,最後連她自己也感染了,生死未卜。

淚崩的同時,我想起《聖經》裡描述的挪亞時代:大洪水來臨之前,人們吃吃喝喝,又娶又嫁,沒想歲月靜好的日子,在災難面前瞬間便成了水中月、鏡中花。

從2003年的SARS到今天的武漢冠狀病毒,這種致命性的瘟疫接連兩次在中國爆發,是天災是人禍?我們是否該對自己進行靈魂的拷問?

《聖經》中多次提到末世將會出現的景象,〈提摩太後書〉三章裡說:「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貪食好色、愚昧無知,不信真理」,又比如: 〈路加福音〉21章11節,耶穌說: 「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飢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由此可見,災難的降臨並非偶然,只是有時候代價真是太大了。

在所有的天災人禍面前,人是如此的渺小,不堪一擊。人怎麼可以白白地承受一次毀滅性的打擊而不醒悟?我們是否可以謙卑下來,與神和好?主動來到上帝的面前,認罪悔改,承認自己是個罪人?我們是否可以溫柔良善,摒棄侵襲了我們將近百年的、你死我活的、充滿戾氣的鬥爭哲學,轉而與人和好?我們是否可以不那麼自私自利地破壞環境,隨意地捕殺動物,從而與大自然和好?

在這場瘟疫面前,作為基督徒的我們又該如何去面對?這裡我想分享一個關於「亞姆村」的故事,也許對我們會有所啟發。

十七世紀黑死病橫行歐洲,消滅了歐洲一半的人口。處於歐洲的英倫半島也未能倖免,可是讓人不解的是英倫半島的南部是重災區,而北部的人們卻躲過了這場劫難。事情原來是這樣的: 在英倫半島的南北交界處有一座村莊— 「亞姆村」,當時村裡共有344個村民,一位從外地來到村裡的商人把黑死病也帶到了村裡,一時間村裡的人驚恐不已,人心惶惶。災難面前,人性無所遁形,大家紛紛地想跑出是非之地。村裡有位叫威廉 莫泊桑的牧師卻提出了反對的意見。他說:「假如我們被感染了,不管你是跑出去,還是不跑出去,都是死; 如果跑出去,就會把疾病傳染給他人,所以我們應該留下來。」村民們聽從了威廉牧師的勸告留在了村裡,並在牧師的帶領下在亞姆村的北出口築起了一座牆,以阻止有人外逃。

村民們在村莊外圍用石頭壘起一圈圍牆,並在岩石上鑽好孔,把用醋泡過的硬幣放在孔裏。他們認為,醋可以給硬幣消毒。周圍村莊的商人會把錢取走,然後留下一捆捆肉、糧食和小飾物作為回贈。最後這個村裡的絕大部分人都感染了黑死病,存活下來的只有33人,但是村民們的善良之舉,260多位亞姆村人的自我犧牲,阻擋住了鼠疫蔓延到英國全國,使成千上萬的英國北方人免於黑死病的滅頂之災。威廉牧師也染病去世了,他的墓誌銘是:「請把善良傳遞下去 」。

信仰的力量就是即便是面對災難、面對死亡也要保持善良。沒有信仰的道德是無本之木。災難有時是對人類的一次大清洗,讓更多的人在靈裡得到成長。人們常說多難可以興邦,那要看在災難中的人民是否重塑了自己的信仰,否則災難就只是災難,再來一次也還是一樣。一個人的缺點也許屬於那個時代,而只有美德和偉大才屬於他自己。

我相信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神允許的,因為祂要我們悔改,來到祂的面前;祂不會讓我們承受超過我們能力的試探。要怎樣才能把善良傳遞下去呢?就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例如所有防禦工作,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聽從政府的安排,如此我們便是彼此幫助,也盡了社區一份子的努力。相信疫苗很快會研發出來,而我們今天所受的苦都不會白費,都成為我們蒙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