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世禮醫生

談及上帝是一位嫉恨的神,聽起來就很刺耳。教會常提的是神的慈愛,高舉「神愛世人」。信徒都認為,神不是人,不可能嫉恨,但摩⻄五經卻有不同的教導。當耶和華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去到⻄乃山腳,祂與選⺠立約,賜他們誡命,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耶和華是「忌邪的神」。這信息神不但對摩⻄説,而且親自寫在法板上(出 31:18),可見其重要性。

這信息與十誡中的第二誡有直接關係。第二誡説明:「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以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 」(出 20:5)。

神不但一次宣告,後來祂又再強調:「不可敬拜別神,因為耶和華是忌邪的神,名為忌惡者 」(出 34:14)。「忌邪」的「忌」是「妒忌」之意,「邪」即是「別神」(真神之外的神明都是「邪」的),「忌邪」可譯作「嫉恨」,新普及譯本把這節經文譯為『你不可敬拜其他神明,因為上主的名字是「嫉恨者」,祂是嫉恨的上帝,看重你跟祂的關係』。這經文的特別,就是稱嫉恨為「神的名字」,而〈出埃及記〉的焦點正是解釋「神的名字」(註一)。經文一方面說明神的名字流露神的榮耀,表明衪的品格及性情:

「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神,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出 34:6),另一方面直接稱「嫉恨者」為神的名字(34:14,新普及譯本),沒有矛盾,沒有相爭之處。事實上,《聖經》多處提及神的嫉恨,包括摩⻄五經 (⺠ 25:11;申 4:24;6:15;29:20;30:16,21),及先知書 (結 39:25;迦 1:14;鴻 1:2)。這些經文往往以「嫉恨」為神採取行動的原因,不論是出自忿怒或憐憫,所以我們應當詳細思想「嫉恨」的意思。

普遍來說,「嫉恨」有兩類。第一類是出於「嫉妒」,例如鄰居買了新車,我們沒有,因而眼紅;或親戚的兒子出人頭地,自己的「小犬」卻不出息,感覺失面子,因而鬧翻。這一類都是出於愛面子,與他人較勁的後果,是負面的例子。第二類的「嫉恨」卻不一樣,最佳例子是婚約,健康的婚姻是不容許第三者參與。如此的「嫉恨」是正能量,幫助夫妻彼此專一相愛。這是兩人密切關係對外的排斥,是無保留的委身,也是幸福家庭的基礎,更是父母給兒女最寶貴的禮物。

當《聖經》稱上帝為「嫉恨者」,那是以擬人法來描寫神,幫助讀者明白神的感受,但我們必須小心,不要以為神像我們一樣「小心眼」,甚至以為神有報復之意。《聖經》每次提及神的「嫉恨」,都是有關「別神」(第一及第二誡)。換句話說,神不容許我們與祂之間有第三者,這是因為神珍惜我們與祂之間的盟約,如此的盟約,必定是有排斥性 (exclusive)。

《聖經》對盟約非常看重,特別是上主與選⺠之間的聖約。「聖約」原文是「劈開」。當上帝起初與亞伯拉罕立約時 (創 15:9-10),神吩咐他取一隻母牛、一隻母山羊及一隻公綿羊來,每隻劈開分成兩半,一半對著一半擺列(還有班鳩和雛鴿,只是鳥沒有劈開)。把祭牲「劈成兩半」,表明兩方彼此立約,也表示人如果毀約,也會同樣被劈成兩半(耶 34:18-20)。上帝與自己的百姓所立的約,不但排斥第三者,而且背約會帶來報應 (retributive)。《聖經》多處以婚約來喻表上帝與選⺠的聖約,以夫妻之間的不忠來描述拜偶像。

何⻄阿是《聖經》中第一位用婚姻來描述神和祂子⺠關係的先知。當時以色列人對信仰非常熱心,甚至有宗教復興的現象,但不是所有的祭司都是敬拜耶和華,有些是巴力的祭司,因此何⻄阿嘆息説:「祭司多,罪惡也多了(何 4:7)。」巴力宗教也有不同的派別,當時流行的是包容派,即是可以包容其他的神明,故此不少以色列⺠一方面拜巴力,一方面又拜耶和華,其中也有人同時拜當地的牛犢 (王下 10:29),他們不但不覺得有矛盾,反而有入鄉隨俗的想法,希望藉此可以融入主流社會。耶和華的嫉恨不容以色列,又向上帝守節,又跪拜巴力,所以神派先知責備他們,稱他們為「淫婦」。

為何《聖經》稱耶和華是「嫉恨的神」? 基本原因有三(註二)。

第一,強調上帝的主權,祂不但有權柄作最終決定,也有權柄審判背逆者。這與古代近東的宗教很相似,古代巴比倫的文化也是認為,世人若是找到創造主,我們就當敬拜祂。摩⻄時代的法老,也有如此的思想:「耶和華是誰,使我聽祂的話 (出 5:2)。」雖然法老的口氣是輕蔑而不屑,但言下之意是耶和華若真是大能的神明,我也須聽從祂。〈出埃及記〉跟著記載十災,每一災都是針對當地的一位神明,彷彿就是回答法老的問題,讓他看見耶和華的大能。

第二,高舉上主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上文提及我們必須從聖約角度來瞭解神的嫉恨,耶和華是信實的神,祂言出必行,必永遠守約。不但如此,耶和華更是我們的「至近親屬」。這是基於古時「救贖」的風俗 (goel)。根據猶太人的律法,「救贖」是指由至近親屬贖回被賣者的合法權益(利 25:25,55),也是後來波阿斯「救贖」路得的根據(得 2:20)。雖然起初波阿斯曾稱路得為「女兒」(因兩人在年齡上的差別),但當他發現自己是路得的「至近親屬」(即希伯來文 goel 的翻譯),而路得是他親屬的遺孀,他便挺身表示願意娶路得為妻。從這角度來看,耶和華與以色列人立約:

「我要以你們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們的神」是強調兩者之間的「至近親屬」關係,我們也可以從這「至近親屬」角度來瞭解嫉恨。沒有關係,就談不上甚麼嫉恨;至近親屬的關係中,也是容不下第三者,所以產生嫉恨。

第三,只有耶和華才配得起受選⺠的讚美和稱頌,神絶對不會容許別的神明奪去這榮耀,這也是神嫉恨的一個原因。當摩⻄上⻄乃山領取十誡時,因時日久了,以色列人竟在山下製造金牛,並歌頌敬拜它,稱它為「領他們出埃及的神」,以色列人把榮耀歸於一隻人手造的金牛,難怪耶和華因嫉恨而大大懲罰他們(出 32:1-29),經文告訴我們:那一天死了三千人。

要瞭解神的嫉恨,讀者必須從聖約角度著手,否則我們不但不明白神的感受,反而誤解神的用意。在神的嫉恨之外,我們無法認識《聖經》中的耶和華,不能感受到神對我們的愛是何等⻑濶高深。

註釋

註一 、J. I. Packer, Knowing God, ( 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1975) p.190

註二、As above, p.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