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大衛醫生

新冠病毒症COVID-19這隻黑天鵝肆虐地球整整一年了。它鼓起的大片烏雲己覆蓋除南極洲的二百多個國家。這次新冠病毒肺炎的幕後真兇就是一種剛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

目前全世界確診病人己達七千萬, —百六十萬人死於此病。新冠病毒是—種RNA病毒,狡滑易變, 目前己測試了五十多種藥,沒有一種有特效。防疫主要還是靠經典傳統的抗傳染病辦法:—隔離,二切斷傳播途徑,三保護易感人群。

現在世界上有兩個極端的做法: 即中國的強力執行普查隔離及瑞典等歐美國家實行的幾乎放任自然感染的群體免疫辦法。事實證明這些方法都不能徹底阻斷疫情的發展,各國政府己被反復的疫情搞得債台高積,焦頭爛額,疲於奔命。何時才到盡頭?什麼才是最終解訣疫病的法寶呢?

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盡快研發出有效的抗新冠病毒疫苗:它的剋星。從SARS-CoV-2病毒被鑑定為新冠肺炎病原體起,各國科學家便日以繼夜地投入研發抗新冠病毒的疫苗。

我們常見的疫苗主要可以分為3種,滅活疫苗、活疫苗和亞單位疫苗。中國成立了科研攻關組按照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活疫苗、核酸疫苗等5條技術路線齊頭並進研發,以穩打穩紮的戰術確保疫苗研發的總體成功率。

美國公司的戰略是放棄傳統做法,孤注一擲,大膽地衝出一條又快又省的新路。幾個美國和德國公司催生了一種最新的,以往從未實用過的新品種: mRNA疫苗,研發機理基於匈牙利科學家Katalin等經過40年的努力,通過改造mRNA (伩息核糖核酸) 中某組分,成功地解決了mRNA能順利進入受體細胞;mRNA在被轉染的受體細胞內作為模扳, 轉譯成所需的新冠刺突(簡稱S)蛋白滿足治療所需:提供免疫原,同時避免了刺激機體不良反應等關鍵問題。他們的成功(通過modify RNA)促成了MODERNA疫苗公司的成立,並拉了輝瑞公司和德國BioNtech公司共用這一技術生產mRNA疫苗。

第三期臨床試驗結果表明,這個大家原先並不看好的新疫苗,竟能刺激疫苗受體產生足夠的針對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中和抗體,並對90-95%的易感人群在疫症暴露的環境中起保護作用。

因為疫苗製作基本上靠以構成核酸的鹼基為化工原料可以快速大量人工合成,與主要靠人工培養制備的傳統疫苗有快速及無限制的優勢。

由於mRNA的不穩定易降解的缺點,使其在冷凍保存,運輸,及公眾接種方面有更多更嚴的要求。而且因為mRNA指導轉譯出來的標靶新冠病毒S強白很微量,故需要至少兩次注射以剌激倍增的免疫反應才能發揮最好的保護效果。

按世衛組織報告: 現在己有二百多種抗新冠疫苗在研發中, 會被陸續投入應用。今年十二月中開始,英國和加拿大首先會給防疫第一線員工及八十歲以上老人接種疫苗。希望這些疫苗會成為戰勝新冠疫情的一把把利劍。讓我們盡快回復到正常的生活。

從神創造世界和人類開始,撒旦就不斷與神為敵。通過蛇或各種魔鬼不斷變著法子使人們受盡各種疾病痛苦和精神折磨。人們必須與疾病作長期鬥爭已成為常態。人們在與疾病的艱苦鬥爭中已學會怎樣依靠神的大能和幫助。正確認識疾病發生的病因和病理,不斷積累經驗,一次又一次地擊退以各種方式和面進犯人類的疾病。只要我們緊緊依靠神的保護,不斷禱告,與神溝通,按神的旨意而行,一定能將這次SARSCoV-2病毒引發的新冠傳染病-19 (COVID-19) 打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