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

回顧信主的道路,有很多感慨。上帝很早就給過我機會,在我⼤學⼀年級,即30年前的1989年聖誕節,我參加了第⼀次班級活動,去了⼀家悠久歷史的基督教教堂“思澄堂”。當時我並沒有因為以往政治課無神論的教育⽽反感基督教,反倒覺得有⼀些親切。到⼤學五年級,有了⼥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夫⼈,我們⼜一次去了思澄堂,當時我還在那裡花了10塊錢,為⼥朋友買了⼀個⼗字架的掛件。

隨著大學畢業我開始⼯作,幾年後又開了屬於⾃⼰的牙醫門診,就進⼊更忙碌的執業⽣活。作為牙醫,雖然不能做成⾮常⼤的企業,但即便這樣⼀個⼩小的診所,也可以幫助眾多患者⽴竿見影去解決⼀些實際麻煩和痛苦,因此在病人的感謝聲中,覺得⾃⼰還不錯;平時裡也不但不常常需要求助於他⼈,還可以有很多的朋友,得到⼀些社會的認可。

⼤概2000年的時候,有⼀位七十多歲的⽼病人送我一本《聖經》,還邀請我⼀起去教會。當時我應付他說“好的好的,我會去的;你的這家教會裡有好幾位牧師我都認識,都在我診所看過⽛。”確實他說的那個⼤教堂的幾任主任牧師不但是我的病人,而且還多次和我在社會上的某些會議時候碰見過。這位⽼基督徒⼀直在我這裡看牙齒,直到五年前他快90歲時去世,每年來看⽛時都會邀請我去教會。我確實也去了,但次數很少。

移⺠到加拿大後,去教會次數多了⼀點,但感覺和在國內並沒有太⼤區別。移⺠後與朋友們常常聊到為什麼移⺠?是為了新鮮的空氣,安全的⻝物或良好的教育?還是完善的醫療資源?好像都是?又好像也不全是?我們也會談到其它原因,如⺠主、⾃由、⼈權等。而這個時候,我會想,我是為⾃⼰和下⼀代有個安全的社會⼤環境⽽移⺠。

可是隨著移⺠的時間越來越長,孩⼦慢慢長大,兩邊國家的不同⽂化,不同觀念的衝突,在我們的家裡越來越明顯。我和夫⼈之間,我們與孩⼦之間,我和妻子各自原⽣家庭之間,各種⽭盾越來越多地爆發出來。每⼀個層⾯的⽭盾,在最尖銳的時候,甚至我都到過想要放棄的地步。

幸運的是在這段時間裡,每當⾃⼰遇見困難的時候,我都可以從教會的團契和小組的聚會中得到很大的幫助。在小組裡,兄弟姊妹們各種切身體會和故事,給了我很多的啟發。而常聽⼤家分享的最⼤的好處是,發現原來⾃⼰的問題根本算不上什麼⼤事,於是心裡就不會太過於焦慮;而一旦可以放下,就有開⼼和平安。

現在回想,我在⼤學及畢業後即使碰到過一些波折,但仍然有了自己的獨立診所,因此就有驕傲,覺得⾃⼰了不起。而移⺠前後幾年裡,家庭關係的磕磕碰碰以及其它方面的挫折,又給⾃⼰和家⼈帶來了許多麻煩和苦惱。幸好通過不斷聚會,逐漸把這些麻煩和苦惱變成了改變⾃⼰的機遇;所有這些經歷都成為上帝給我的最好安排和禮物。

上帝透過這些經歷讓我明⽩,1、我是驕傲的;2、我是逆反的,悖逆的;3、我的本性是不信神,只信⾃⼰。而在此之前,我從來不覺得⾃⼰有多驕傲,甚⾄還認為⾃⼰是謙遜的人,因為很多患者說我謙遜有禮,有涵養,我還真以為真的。現在通過《《聖經》》的學習,通過我對自己家庭⽭盾的認識和改變,我終於承認,我的驕傲是造成很多⽭盾的原因。

認識到⼈的逆反心理是⼈的本性這⼀點意義很⼤。人通常是⾃⼰聽不得反⾯意見,更不⽤說會輕易接受本人批評,夫妻之間如此,長輩如此,父母對兒⼥也如此。我們如果認識到這一點,⾃⼰就不容易⽣氣,也不會提要去改變別⼈的不切實際要求。 ⽽我們的煩惱常常來源於此,來源於希望改變別⼈,控制別⼈,如此做法哪怕⾃⼰的出發點再好,再以愛的名義,生活中都是會碰壁的。

《聖經》不但點出了人的驕傲和悖逆本性,也以⼀個個故事示範給我們上帝和耶穌正確做法,給了我很多啟示,並告訴我應該去怎麼做。 ⽐如“善惡樹”的故事,上帝給我們的示範是,即使上帝明明知道亞當夏娃吃那個果⼦會死,上帝仍然給亞當夏娃⾃由選擇的權利。

認識到這⼀點 對我的啟示是⾮常⼤的。在家庭裡,在和配偶、孩⼦及和⽼⼈的相處中,也常常會以“好”的名義,和以“愛”的名義,去替對方做決定,其結果卻往往是不好的,甚⾄是悲催的。 ⽽《聖經》這個故事,給我的啟示是在家庭中首先應該尊重對⽅的⾃由選擇權,任何出於⾃⼰的錯與否、幸福與否的判斷都不應該作為強行⼲涉的理由,只要說清楚利弊,讓對方自由選擇和承擔結果就可以了。如此家中就會減少許多爭執。

夫妻之間很多⽭盾,不就源於各⾃覺得⾃⼰對家庭⽅向的把握更加正確,從⽽彼此產⽣爭執嗎?我們除了⾃⼰的驕傲,也缺乏智慧;如果⽗⺟親想當然,以為⾃⼰的經驗正確,就可以替孩⼦做決定,那麼遲早也⼀定會碰壁。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首先改變自己。

但是要靠自己改變自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唯有認識了耶穌基督,藉著聖靈的啟示和能力,我們才能被神的愛改變過來。在神的愛裡,我們才能慢慢去掉老我,進入新的生命。